大连终身学习网

谭成君

2017-11-13 07:17 来源:大连终身学习网
选择字号: T | T

“最美讲师”候选人谭成君同志

谭教授到中山区桂林街道进行新兵入伍教育

瓦房店市举办涉台教育讲座

瓦房店市邀请谭教授作涉台教育讲座

    【讲师名片】

    谭成君,男,汉族,中共党员,1956年4月出生,研究生学历,学士学位,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授,宣讲擅长领域:特色理论、党的建设、国防建设、国际关系,在大连市和军队陆海空三军以及武装警察部队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先后在军地作报告近400场。特别是在重大国际问题和国内形势问题上,嗅觉敏锐、抢抓时机,及时宣讲;多年来荣获多项表彰和荣誉,2008年获得学院优秀教员,2009年获得海军优秀教学质量奖,2009年获得全军育才奖银奖。2010年获得学院讲课比赛第一名,同年参加海军讲课比赛获得二等奖。2011年获得大连市委讲师团颁发的理论宣讲优秀个人称号,2012年获得辽宁省委讲师团颁发的理论宣讲优秀宣讲员称号。2013年获得辽宁省委讲师团颁发的中国梦讲课比赛一等奖。

    【宣讲格言】

    本专业精,邻专业通,跨专业懂。

    【个人特长】

    讲课

    【先进事迹】

    做一个乐于理论武装的“讲师”

    ——记大连市理论志愿者宣讲团成员谭成君

    在东北老工业基地大连,活跃着一支优秀的理论宣讲队伍。其中,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员、大连市委讲师团成员谭成君教授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

    坚守,走向成功

    1982年,血气方刚的谭成君从吉林大学毕业,来到了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其前身是海军政治学院)。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讲台上作出突出的成绩,不辜负新时期高考第一批大学生的称呼。然而,现实是那样的无情。第一次鉴定性试讲就被通知为不合格,需要重新试讲。尽管后来教学机关出面澄清,这是一项失误的通知,并不需要重新试讲。不过,这个插曲却给谭成君不小的打击,他沉思了,考虑的更多了,对自己有怀疑了,反复思考一个问题,难道我不适合教学岗位吗?经过自我调整,他坚定自信地认为,他有各方面的条件,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军校教员,一定要发奋努力。

    从此,他开始了在教学领域的跋涉。通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通读毛泽东选集,向老教员听课学习,利用管理教研室资料室的机会积累资料。果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讲课最成功的年轻教员,开始在教学比赛中暂露头角。1988年,他获得了学院举办的教学比赛第二名。

    教学上的成功,使他的眼界和目标有了新的拓展。他暗下决心,要做一名出色的教员,成为“名师”。如果说,前一次暗下决心是要做一个合格的教员,这一次暗下决心是要做一名出色的教员。经过教学实践的积累,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教学成就逐渐辉煌起来。他从教30多年来,主讲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课程和国际战略与国际形势课程,并辅讲过政治学、中国政治制度、海军外事礼仪等课程,深受学员欢迎。在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历来教学评估中都获得A级质量评定,成为“免检”教员。2008年获得学院优秀教员称号;2009年获得海军优秀教学质量奖;2009年获得军队四总部颁发的全军育才奖银奖;2010年获得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学比赛第一名;同年参加海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学比赛获得二等奖。大连理工大学马列学院等院校聘请为兼职教授。

    有一次,哲学教研室主任对他说,老谭,我挺佩服你的。要说教学评估得一两个A级是可以理解的,像你这样连续的得到A级评价,确实不容易。是啊,我们今天看待一个人在事业上的功成名就,好象是自然而然地得到,其实,个中甘苦是难为人知的。谭成君认为,对待教学工作,其实有三种境界,一种是职业,就是把教学看成是养家糊口的工具,成功的结果是家庭的条件改善了;一种是事业,就是把教学看成是要作出成绩和贡献的岗位,其成功的证明是证书和奖牌;一种是殉业,就是没有对物质与精神的奢望,而只有对教学的痴迷。他一直在苦苦地追求中。

    对讲课的爱好,使他似乎忘记了一切。家里的水龙头坏了,他忘记了找人修,家里的抽油烟机坏了,他忘记了找人修,上市场买菜也丢三落四。妻子责怪他说,你说你,除了讲课,你还能干啥?他无言以对。对讲课的爱好,使他只记得往办公室跑。坐在办公桌前总是在思考,这个观点对不对,这个资料准不准,这个框架好不好,每天都处在琢磨中。妻子嗔怪他说,你说你,每天都在办公室干什么?这个家是你的旅馆了,办公室倒成了你的家。他咧着嘴笑了,你不知道,慢工出细活,再说啦,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啊。对讲课的爱好,使他养成了毛病,就是一天不看报纸就难受。谭成君剪报、贴报是他的一大爱好,这是出了名的,同事们都愿意到他那里核实材料。从任教开始就对报纸产生了兴趣,每天剪贴报纸,然后分门别类地整理归档,即使是今天电脑盛行,他仍然是乐此不疲,一干就是一天。就是因为整天泡在报纸里,他因此患上了鼻炎。妻子揶揄他说,你说你,成天整理这些破报纸,还整出一个鼻炎来,这不是没病找病吗?说来也怪,平时喷嚏连天,清涕长流,一到讲台上立马就好了。他也苦笑着说,看来自己就是这个命了。

    转型,迎接挑战

    谭成君早在刚一进入学院的时候,就效仿大学里的传统,于1984年就在院内举办了《北方领土与日苏关系》的讲座。1990年又开始尝试在地方作了《当前形势与中苏关系》的报告。初次成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他日后走向军营和社会奠定了基础,只不过他当时还没有这种理论宣讲的自觉。

    有一次,一位学员向他建议说,教员,你讲课这么好,什么时间到我们部队也讲一课。还有一次,由于与学院内教学的冲突,教研室主任到地方讲课的承诺不能兑现,临时派他顶替一下。报告作完后,地方单位的领导对他说,要是知道军校有这么好的教员和课程,早就应该邀请你来讲课了。接二连三的信息刺激,使谭成君萌生了一个念头,军营和地方有如此巨大的理论需求,作为一个教员应该去填补这个空白,应该走出去为军营和社会服务。广阔空间大有英雄用武之地,这个发现使谭成君为之一振,要进行转型,迎接新的挑战。

    然而,教学转型谈何容易!课堂教学与社会报告是两个不同的教学领域,各有自己的规律和做法,有些人不能在这两者之间转圜,就是没有分清两者的区别。于是,他就开始用心学习模仿,从主题的选择到讲稿的拟订,从讲课的口气到讲课的风格,从军营的讲课到地方单位的报告,无一不用心琢磨,反复试讲。在多次实践中,他终于摸索出了自己的道路和特色,完全用自己的思路、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风格赢得了自己的天地,获得听众的认可。谭成君讲课从不用别人的讲稿,也从不用现成的理论语言,总是自己形成听众乐于接受的话语,形成听众能够适应的思路,让报告的内容走进听众的心底。

    为了让报告内容更容易为观众接受,他每次都是坚持让邀请单位出题目,而从不用现成的题目和讲稿;为了使听众对报告内容更有兴趣,他总是在讲课前找人聊一会,刺激自己神经更加兴奋,便于一上讲台就能与听众交融;为了让自己讲课语言更加清晰,他总是在讲课前做口腔清理操。用心良苦换得了丰硕的回报。中山区教育局老干部活动中心邀请他讲课坚持了十多年,从不讲价钱,从不讲条件,随叫随到,以至于他一到讲课现场就会出现自发的掌声,一些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喜欢摸摸他的头,甚至会和他拥抱贴贴脸。每当提起这些事情,谭成君总是一脸幸福,“我还是‘80后’的偶像呢。”中山区桂林街道领导感谢他的讲课,连续多年并至今还为他订购报纸,说报纸在你手里比在我们手里有用。

    转型并不是一次能够完成,何况新的转型仍在等待他的完成。90年代初期的一个夏天,谭成君携带论文参加了一次省级国际共产主义学会和科学社会主义学会联合理论年会。会上有人提出一个观点,俄罗斯和东欧左翼政党走上政治舞台,意味着苏联共产党以及苏联的复活,并且把民主社会主义政党等同于共产党。听到这些言论,谭成君的心里翻腾起来,这样讲,对吗?符合事实吗?这些人都具有高级职称,我一个年轻人上去合适吗?一连串的疑问在心中鼓荡。当时由于没有作大会发言的准备,穿着很不严整,按理说,是不合适走上讲台的,但是,强烈的理论冲动已经顾及不到这些了,心里还在斗争,手已经不由自主地举起来了,当场要求即席发言。尽管脸是红的,汗也出来了,甚至发言的条理性也不是很严谨,但是说出了心里话,重要的是对一些错误观点进行了坚决的批驳,这就足够了。果然,发言赢得了与会者的肯定和赞誉。当天晚上,省社会主义学院的一位领导同志就找上门来,特意邀请他到自己的单位来搞教学行政管理工作,并许诺给以各方面的优惠安排。但此时,谭成君已经对自己未来的出路有了新的思考,这就是转型。他信奉的信条是,本专业精,邻专业通,跨专业懂。要在坚持自己的原专业的同时,开辟新的专业领域,向党的创新理论靠拢,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靠拢,这将是自己今后的主战场。考虑到这些,对那位领导的好心安排予以了谢绝。

    理论转型,谈何容易。这一次转型断断续续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有客观条件的限制,更有主观原因的限制。经过多年的教学实践磨练,谭成君可以说在原有的国际关系领域已经游刃有余,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好的声誉和地位。1997年,曾经作为全军选拔进入美国哈佛大学学习的备选人之一;2003年,被总政宣传部遴选为《世界经济政治和国际关系》全军统编教材编委会成员之一;2006年,大连电台聘请他为特约国际时事评论员。除了功成名就外,何况进入新的世纪后,他已经45岁了。但是严肃的理论使命和严峻的社会环境促使他毅然决然地转型,要为党的创新理论呐喊和鼓吹。谭成君认为,理论创新和理论武装是政治理论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理论创新就没有理论武装;同样,没有理论武装,理论创新就失去了意义。我必须要做好理论武装这个工作,这是我的责任。

    谭成君同志在理论宣讲领域开始了新的跋涉。他作出的成绩引起了市委宣传部的注意,吸收他为大连市委讲师团成员,并先后入选大连市委组建的党的十八大主要精神、中央三中全会精神、四中全会主要精神以及党的群众路线教育专题宣讲团,在一系列重大问题的宣讲上,做到全力以赴,不辱使命,做出了新的成绩。

    算起来是从90年代初开始,走上了向社会、向军营宣讲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国际战略形势的讲台,并逐渐站稳了脚跟,成为深受军内外欢迎的“讲师”。多次为大连市以及军队陆海空三军和二炮、武警部队讲课,宣讲的足迹远至黑龙江、内蒙古、海南岛、湖南、上海、浙江、山东等地,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2011年获得大连市委讲师团颁发的理论宣讲优秀个人称号,2012年获得辽宁省委讲师团颁发的优秀理论宣讲员称号。2013年获得辽宁省委讲师团颁发的中国梦讲课比赛一等奖。由于其展示的理论宣讲工作能力和贡献,现在已经成为辽宁省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大连市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大连广播电台特约国际时事评论员、大连市“一校两院”(市委党校、市行政学院、市社会主义学院)兼职教授,进入大连市理论教育人才库名单,辽宁省理论宣讲骨干人才名单。2012年,其理论宣讲经验和体会在辽宁省讲师团召开的会议上进行了介绍,受到了与会者的肯定和赞同。

    忍痛,纯粹自我

    理论宣讲的过程,也是自我认识的过程,也是自我提高的过程,也是自我纯粹的过程。谭成君认为,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理论宣讲人也有七情六欲;和所有的先进模范人物一样,理论宣讲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必然。

    他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可想而知,他们那一批毕业生是“抢手货”。可是他放弃了到地方热门单位、到中央机关工作的机会,楞是愿意到海军部队院校工作。当时有许多人对他这个举动还不理解,这个心思后来他自己公开倾吐过。他曾经在一次述职竞聘时讲过,连我的生日都是和海军同一天,看天下能有几人,这是冥冥天意。我不干海军谁干海军!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这是他愿意到海军工作的初衷,也是他在教学岗位努力贡献的动力。

    但是,和许多职业一样,教员职业也是需要作出牺牲的。80年代末刚刚解决了长达八年的两地分居,一家人好不容易获得团圆。喜悦还没有完全褪去,90年代的第一年,一封电报将他打入深渊,“父亡,速归”,寥寥几个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匆忙地请假赶回老家,没想到,老父亲临终前没有见到自己的大儿子心有不甘,一口气又慢慢地缓了回来,这使得他有了一段宝贵的短暂时间陪伴自己的父亲。半个月的假期过去了,该到归队的时间了,如何处理呢?他犯难了。一面是自己的老父亲,40多岁才有了自己,60多岁还在干着繁重的体力活,供自己大学毕业,舍不得啊!一面是自己承担的教学任务,是几十名政治工作干部,丢不下啊!在亲人的催促下,他还是按时回到了部队,然而半个月不到,老父亲终于撒手人寰,由于有讲学任务不能离开,只能委托弟弟料理丧事,没有送老父亲最后一程。这件事是他的一个心病,也是一个心痛。

    然而,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2006年,大连广播电台的同志找到谭成君,聘请他为特约国际时事评论员,并且约定在12月31日晚间做第一期直播节目,评述全年的国际时事。12月28日,他应约到鸭绿江畔边防部队讲完课后,顺便到老家看望一下80多岁的老母亲。儿子的到来,老母亲自然高兴,但听说儿子只能在家住一宿后,母亲失望了。“不能陪我过个元旦新年吗?”母亲试探着问,“不能啊,明天回去,后天准备一天,大后天就要上电台做节目啊。我是第一次到电台做节目,马虎不得啊!”儿子的回答,老母亲显然不能满意,但是,儿子的事大啊,老母亲明白事理。第二天一早,儿子归队了,老母亲趴在窗台上一直看到儿子身影的消失。一个星期刚过去,噩耗传来,84岁的老母亲脑溢血昏迷过去,当儿子再次回到老家,老母亲已经不能说话,也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儿子的心啊,更加刺痛,始终没有放下,一直到今天。

    如果说,丧失双亲是一种悲痛,自身的疾病也是一种悲痛。1995年,他感到自己发烧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达到一个月一次,经过诊断,确定为右肾结石导致肾积水严重,失去功能,必须进行外科手术进行摘除。一个打击轰然袭来,尽管对此早有预感和准备,但是,事到临头还是思绪重重。外界的议论也是随之而来,中心话题是“老谭完了,再也不能讲课了。”当谭成君重新站立在课堂上,出现在理论宣讲的讲台上,人们看到是一个精神抖擞的宣讲人,以至于今天,人们似乎忘记了他是一个只有一个肾脏的人。白天,同事们眼中的谭成君仍是一如平常,但是其中的甘苦只有他一个人明白,一直不断的耳鸣、腰酸乏力,只有夜晚躺在床上才感到舒坦。对同事不能说,就是对自己的妻女也不能多说,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一个人承担。

    在事情已经过去了17年后,疾病再一次光临。2012年春节刚过,谭成君早上起来感到左肾剧烈疼痛,经过诊断判明,左肾主动脉梗阻,造成肾脏血液供应不足。于是再一次进行手术。如果说,人们对老谭第一次患病后的感觉,是还能继续工作吗?那么这次患病后,人们的疑问是还能站起来吗?人们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领导们实际上已经在考虑他所承担课程、他所承担的理论宣讲任务的替代人选。迎着人们的疑虑,谭成君再一次站立起来,再一次站在理论宣讲的讲台上。

    谭成君认为,通常人们有一个误区,好像英雄人物都有这样的磨难,而且这也是英雄事迹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是不正确的观念。一个人患病并不都是积劳成疾的结果,相反还可能是不健康生活方式的表现;患病不是英雄模范成功的条件,相反还可能是阻碍成功的因素。但是一个人患病后的人生态度、工作姿态,就可能判断出人与人的云泥之别。事实上,谭成君从2012年到2014年底的三年里,除了课堂教学之外,在军内外理论宣讲达到了124次。正是在这一次次的打击中,在一次次的理论宣讲中,谭成君认为自己的灵魂也得到了净化,人也变得更加纯粹,更加纯真。

    【精彩点评】

    作为一个同样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的人,我读完谭成君同志的事迹,真是很有感想,借此机会来点评一下,抒发一下我的胸臆。

    通过谭成君同志的事迹,我知道有一大批这样的人在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宣讲,我感到十分欣慰。

    我们党不仅注重理论创新,还十分注重理论武装。理论创新和理论武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马克思曾经讲过,“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我们党已经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并且不断创新这个理论,同时还需要将这个理论普及到整个国家,化为人们自觉的行动,这就需要有一大批从事理论宣讲的人。要做好理论宣讲工作就必须要热爱这个理论,信仰这个理论,懂得这个理论,从而能用声情并茂的形式将这个理论传播出去,能够为人们所接受。谭成君同志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有许多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宣讲的同志也能够,或者正在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我们理论武装工作的希望。

    通过谭成君同志的事迹,我知道要想做好理论宣讲工作必须要付出极大的艰辛,我感到十分感慨。

    省委宣传部和省委讲师团联合编著了一本书叫做《理论宣讲学》,其中对理论宣讲员的思想政治素质、业务能力、优良作风等方面都提出了要求,并不是容易做到的。做一个理论宣讲员很难,做一个好的理论宣讲员更难,要做一个受到听众喜欢、爱戴的理论宣讲员更是难上加难。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特别是谭成君的事迹告诉我们,要想更好地宣讲党的创新理论,要做的工作很多,调查研究、搜集资料,整理讲稿,然后才是宣讲,而且要能够与听众互动,使听众能够接受,这一系列的工作下来,是需要努力付出的。没有大量的艰辛工作,不会有理想的收获。而现实中的事例也告诉我们,一个好的理论宣讲者,真正能够受到听众欢迎,没有多年的积累是不可能的。谭成君做到了这一点,难能可贵,还有许多理论宣讲者也做到了这一点,这是我们党的理论武装工作长久不衰的保证。

    通过谭成君同志的事迹,我知道他们在理论宣讲工作中战胜了许多困难,我感到十分敬佩。

    谭成君是大连市委讲师团的成员,同时也是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人。由于编制体制的不同,在讲师团工作的同志来自不同的工作岗位。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在讲师团的工作是业余的、兼职的,是没有任何薪酬的。他们是胸怀对党的理论武装工作的热爱走到一起来的,是热衷于理论宣讲而听从组织召唤走到一起来的。从这个角度讲,他们在讲师团的工作是自觉的、自信的,是真诚的。然而,不能忽视的是,他们之所以被吸收到讲师团里来,是因为他们都是各个单位的精英和骨干。能够成为单位的骨干和精英,是需要在实践中磨砺的。因此,他们的年龄大多在50岁左右,而这个年龄正是家庭、个人重担最沉重的时候。他们需要战胜来自个人的、家庭的、甚至是亲属们的种种困难,包括生老病死。谭成君面临这个问题,其他理论宣讲团的同志也面临这个问题。谭成君同志的事迹感人,是因为他很好地处理了这个问题。当然,我们学习谭成君同志,不是说我们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而是说一旦出现了这样的困难,要能够正确的处理,从而保证党的理论武装工作克服各种困难,持续前行。

    (大连市委讲师团副团长刘新铭)

 

编辑:李兆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