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终身学习网

大连有了一片“作家森林”

2017-11-13 07:52 来源:大连终身学习网
选择字号: T | T

参加揭牌仪式的作家为“大连作家森林”签名

大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袁克力为“大连作家森林”揭牌

大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文联主席滕贞甫与作家们座谈交流

    沙河口区委书记于德泉致词

    大连文学在国内文坛占有重要的一席,多项具有探索性的举措和活动也令大连的“文学生态”相当丰茂。10月11日,“大连作家森林”揭牌仪式在沙河口区星海湾街道新希望社区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袁克力,来自省内外的知名作家、评论家、市作家代表以及市相关单位的领导100余人参加了仪式。

    “大连作家森林”是经市“打造文化大连”活动组委会批准建立,受市委宣传部指导,沙河口区委宣传部、区文联负责组织管理的一个具有探索性质的新型学习共同体,在中国大陆地区尚属首家。“大连作家森林”由作家作品展示、作品阅读及图书出售和咖啡吧三个开放性区域组成,占地面积近300平方米。大连出版社、大连新华书店等在这里专门开设了“大连作家森林”书架。

    48位在此落户的本土作家的简介和作品组成的“作家墙”最为抢眼。他们都是具备中国作协会员、辽宁省签约作家或者获得过全国、辽宁省以及大连文艺“金苹果”奖五项条件之一者,这也使“大连作家森林”成为展示大连文学创作实力的平台。除了48位作家的力作,还有200余位本土作家的作品也在此集体亮相。“大连作家森林”将建设成为深化学习型城市的创新载体,通过协调组织全市优秀文化资源,不定期开展作家作品研讨、新书发售、文学资讯、读者见面会、特色沙龙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打造成为作家和市民交流学习、优势互补、互相发展的平台,催生文学精品、培养青年作者的基地。

    依托这个平台,“大连作家森林”将发挥十大功能:成为本土作家集中亮相的展示平台;作家读者联谊交流的林中捷径;文学梦想生根丰羽的培育基地;催生精品助推名家的温馨驿站;传授心得分享成果的开放讲坛;文坛前沿独家发布的咨询中心;以文结友成人美愿的热心桥梁;播种理想保护基因的绿色园地;深化学习提升素质的创新载体;城市文化底色鲜明的精神地标。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刘国辉说,大连作家群体将会通过这个联谊平台,增强归宿感和认同感,站立成一片“茂盛的绿色森林”,共同涵养大连的“文学生态”。

    相关链接

    “大连作家森林”十大功能

    1、本土作家集中亮相的展示平台

    【“大连作家森林”既是展示作家创作成就的平台,也是作家登台亮相的舞台。200余位本土作家的集中亮相,照亮了大连文学的多彩天空。他们在这里汇集,从这里出发,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2、作家读者联谊交流的林中捷径

    【每个作家都是一棵风采独具的绿树,他们共同站立成了一片茂盛的绿色森林。在“作家森林”中,实现读者与作家最直接、最亲近的接触,让心与心相拥。】

    3、文学梦想生根丰羽的培育基地

    【文学事业更需要薪火相传。培养青年作者是“作家森林”里每一位有成就的作家不可推卸的使命与责任。】

    4、催生精品助推名家的温馨驿站

    【让更多的作品成为精品力作,让更多的作家成为名家名人。累了,就在这里歇歇脚,加加油,再上路!】

    5、传授心得分享成果的开放讲坛

    【让一个人的经验,变成更多人的经验;让一个人的成就变成更多人的成就;让一个的幸福变成更多人的幸福。一切美好,都会在传递中实现。】

    6、文坛前沿独家发布的资讯中心

    【以《大连作家森林》刊物为阵地,立足文坛前沿,关注文艺思潮,整合文学资讯,独家权威发布。】

    7、以文结友成人美愿的热心桥梁

    【面对这棵翠绿的“祈愿树”,只要你能说出N个文学愿望,“大连作家森林”就会帮助你努力实现N个文学愿望。】

    8、播种理想保护基因的绿色园地

    【怀揣高雅文学理想,坚守纯正文学信念,保护好我们共同的民族文化基因,让绿色森林永不变色。】

    9、深化学习提升素质的创新载体

    【整合资原,构建学习共同体,让学习变成生活中的常态。在建设学习型城市中,“作家森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理应做出自己的贡献。】

    10、城市文化底色鲜明的精神地标

    【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作家森林”的底色永远明快亮丽,让城市精神的旗帜在作家森林的上空高高飞扬。“作家森林”将成为一座人们心向往之的精神地标。】

    《文艺报》总编室主任徐忠志:

    大连从来不缺擅长讲故事的好作家

    在谈及对大连的文学生态及大连作家的印象时,《文艺报》总编室主任徐忠志可谓如数家珍。生活在北京的他对大连作家的创作竟然如此熟稔于胸,这一点让记者颇觉意外。在徐忠志看来,大连作家有才情、有深度且擅长讲故事,在中国作家群体中,大连作家群堪称是个独特的存在。而在谈到对大连文学的建议时,徐忠志认为大连应该加强文学评论工作,切实发挥好文学评论“引导创作、推介优秀作品、提高审美鉴赏、引领文化风尚”的重要作用。

    “大连有一批享誉全国文坛的作家,他们写出了不少让文学界刮目相看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中有着浓郁的辽南风情和大连韵味,成了大连独特的文化名片,让人钦羡不已。我最爱听他们用大连方言讲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我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生活的专家,讲日常琐细的人和事都那么生动、那么传神。他们对生活捉摸之透、思考之深、表现之精,令人叹为观止。”徐忠志说。

    去年10月,徐忠志与邓刚共同参加了第四届“品鉴岭南——中国著名作家广东行”采风活动。“在我的印象里,邓刚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或者说是个用心讲故事、能够讲出精彩故事的人,他有小说家不可多得的天赋和才情。从《迷人的海》到《白海参》,他一直用自己的独特视角来讲述大连故事。可以说,邓刚和他的作品是大连这座城市让人有记忆的代言。”

    孙惠芬是徐忠志非常喜欢的另一位大连籍小说家,“孙惠芬是一个有胆识、有见地、有思想、有担当的女性作家,她以对中国乡村社会的深刻了解和理性认识,以独有的审美视野和深邃的思想感悟,通过一系列艺术形象描写,透视当代辽南女性的心灵世界,进而对乡村宗法社会、民族传统心理进行了深入剖析和通彻反思。无法释怀的历史沉重感和警醒意识贯穿于她的作品的始终,读后让人久久不能平静,进而随着她去冷峻思考当代中国农村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徐忠志说。

    此外,素素的《旅顺口往事》、马晓丽的《楚河汉界》和古耜的散文评论等,也给徐忠志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马晓丽小说的语言干净利落,分寸感、恰切度都把握得非常好,这是一个作家的修养,也是一个作家的优势。此外,大连中年作家津子围、陈昌平、张鲁镭的小说,于立极和刘东的儿童文学,还有宁明和李皓的诗歌,我都非常关注。”

    在大连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大连对文学的重视、对作家的尊重给徐忠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大连文学队伍人和气顺,创作环境宽松自由,各个门类创作势头好,劲头足,这样的基础,这样的环境,是能够出好作家、好作品的。文学创作有其自身的规律,各方面条件具备了,好作品自然会出来。对文学创作而言,无论是创作者还是管理者,切不要有功利思想和政绩思维。”

    作为国内著名的文学评论家,徐忠志认为大连文学界应该加强文学评论工作。“我并不是说大连在文学评论方面弱,而是想强调文学评论对繁荣创作的重要性和加强文学评论工作的迫切性。如果说文学创作要向真、向善、向美,那么,文学评论就要发掘蕴藏在其中的真、善、美,告诉人们何其为真善美,何其为假恶丑,什么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评论家要像鲁迅所形容的那样,做‘剜烂苹果’的工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要多开展有益于人心向善、时代向真、文化向美的评论,让读者更多地关注到优秀的文学作品,增强人们的价值判断和道德责任感,形成向上的力量、向善的力量。”

    事实上,大连一直很重视对本土作家作品的推介工作,近年来为很多本土作家举办过高规格的作品研讨会,并邀请全国的知名评论家为大连作家和大连文学巡诊把脉。徐忠志认为这确实是繁荣创作的一条很好的经验,“我期望大连要按照这样的劲头继续抓好文学评论,切实发挥其对于引导创作、推介优秀作品、提高审美鉴赏、引领文化风尚的重要作用。尤其要大力培植本土评论力量,鼓励本土评论家评介本土作家作品,因为他们对本土作家文化背景、笔下生活最熟悉,了解作家和阅读作品都比较便捷,写起评论文章来自然会准确、生动、感人。”

    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贺绍俊:

    大连的“文学生态” 实践有示范性意义

    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贺绍俊是上个月刚刚颁奖的鲁迅文学奖得主,作为著名的文学评论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大连作家的喜爱之情。他认为在辽宁文学界,大连文学这几年来一直起到领跑者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大连文学的成绩是一种团队的效应,它在证明,一个地区的文学创作能否繁荣,是与这个地区的整体文化环境和文化氛围密切相关的。”

    贺绍俊表示,大连的文学创作给人一种蒸蒸日上的感觉,新人和新作不断涌现,“其重要特点之一是:美丽的花朵在各个领地同时绽放。也就是说,大连的小说、散文、诗歌,以及儿童文学都有可喜的成绩,都具备了在全国竞争的实力。”去年大连推出了小说创作的“海蛎子组合”,包括津子围、陈昌平、侯德云、张鲁镭、刘东、于立极等中青年实力派作家,代表了大连当下的创作整体景象。“我愿意把海蛎子组合比喻为一个音乐组合,几位作家便是这个音乐组合中不同的乐声。对于读者来说,他们的每一部作品,都像是在品尝海蛎子般的美味。他们的共同倾向构成了当下大连文学的整体特色:追求优雅和古典的审美。最近我又读到老滕的《西施乳》,这就是一篇追求优雅和古典审美的长篇小说。”

    贺绍俊认为,孙惠芬是中国当代文坛上极具特色的女性作家,她最大的特点是以女性的视角关注着乡村女性在现代化背景下的命运,她小说中塑造的乡村女性形象在当代文学中具有独创性和典型性。“从几年前的《秉德女人》起,明显看出孙惠芬朝着思想深邃的方向努力的创作趋势,我在《秉德女人》中,既看到了《白鹿原》式的深沉和积淀,也看到了《丰乳肥臀》式的妖娆和野性,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孙惠芬的思想深度。她发现上个世纪初的海洋季风,也曾撩开了中国传统女性的心窗,并由此而揭示出,开放的辽南海边小镇女人的存在感和生命观。这样的思想深度在别的女性作家作品中是很少能读到的,因此对孙惠芬的创作可以抱有更大的期待。”

    对于大连建设文学生态的做法贺绍俊也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提法,也是大连文学界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进程中归纳出的一条重要经验,是一条属于中国当代文学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学经验。“因为中国的文学与社会、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保证作家们能有良好的心态自由地写作,就要疏通文学与社会、政治等各个方面的关系,使作家有一个无拘无束的创作环境,让文学精神在最自然的状态下抒发出来。”

    贺绍俊同时又认为,建设“文学生态”需要每一个作家共同努力才能完成,也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才能完成的事情,“我曾提出过‘文学社区’的设想。由于机制的原因,一定行政地理领域内的作家会对本地域形成某种归属感,地域的机制特征和动态走势也会影响到作家的文学活动。‘文学社区’在一定的地域界限里,通过一些文学组织将该地区的作家凝聚在一起,相互之间形成良性互动的场域,为该地区的文学活动提供良好的精神服务和物质服务。”

    “我觉得,大连就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文学社区,在这个文学社区里,作家们不再是单独作战,而是相互磋商,相互影响,相互帮衬,大家也有一种归宿感和认同感。他们为大连而自豪。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大连又提出了建设‘文学生态’的口号。我相信,建设‘文学生态’一定会对大连文学的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大连建设‘文学生态’的实践,也将对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产生示范性的意义。”贺绍俊说。

    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红孩:

    大连文学创作应该更富有激情和力量

 

    著名作家红孩(陈宝红)是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他说起话来也格外富有诗情画意,在谈到对大连文学的印象时他说,“大连是座海滨城市,用海洋的风去吹动海洋文学是必然的。”对于大连未来文学的发展方向,红孩认为大连作家应该在突出地域特色上下功夫,争取创作出更多富有激情和力量的作品。

    文学的文体有很多种,红孩独爱散文。红孩认为,散文天然与自然联系在一起。人人都会写散文,而要把散文写好,却不容易。现在散文创作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少描写,重叙述。“叙述只能是说事,而描写才会出人物。当今中国文坛不缺作家缺人物,那么多作家,每年都评那么多奖项,但却没有为中国的文艺画廊增加一个经典人物,这是非常可怕的。”

    在当代中国散文界,红孩始终保持着独立的声音,他虽年龄不大但在业界的影响却不小。很多读者把散文想得太高贵,认为与普通人没有关系,但红孩对此并不认同,“你写的博客,你发的短信都是散文。散文可以宣泄情绪,可以讲故事,可以写见闻,散文是自由的,自由得可以随便说话。”

    在谈及文学的本质时红孩相信,文以载道,这话到什么时候都不过时。“要想成为伟大作家,就必须有担当,要直面当下,反映现实,不能一味地沉浸于过去的历史中。”而且红孩也不赞成把散文写得过长,三五千字已经不短,一两千字最好,对于那些动辄上万字的长篇散文,红孩觉得难接受。“散文的功能不是再现事物的原委,而是表现事物的本质。如果你知道的别人也知道,你发现的别人也发现了,这样的散文就会很乏味。”

    红孩认为大连有一批很好的作家,比如邓刚,素素等,都非常优秀。但他同时又认为,大连应该在文学发展方面有所创新,“大连作家应该创作出更多具有地域特色的海洋文学,中国是一个海洋大国,需要发展海洋文学,大连在这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大连作家还要和其他沿海城市,甚至世界上的其它沿海国家进行比较,从而让中国当代城市文学突破传统窠臼,完成蜕变。”

    对于刚刚揭幕的“大连作家森林”,红孩也给以很高的评价,认为它是一个很好的联谊、交流平台,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的培育基地。只有基础雄厚了,文学创作才能走得更远,“作家创作不是被窝出汗自己热,而是要让社会热起来,带动更多的人创作。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并在更多的社区建立文学阅读角,让更多的大连人参与到文学创作中来。”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罗振亚:

    呼唤有全国影响力的领军人物

    谈及中国当代文学的现状及大连作家的创作,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罗振亚认为大连的文学创作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涌现了一批非常有实力的中青年作家,这也是大连文学永葆活力的原因所在。

    罗振亚教授认为,中国当代文学看似百花齐放,实质上则是缺乏经典作品,中国文坛也缺少真正的领军人物。去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给中国文坛尤其是纯文学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但“文学不会因为有几个中国作家获得诺奖而真正改变。在文化多元化的今天,文学必然从中心走向边缘,寂寞恐怕才是文学的常态。”

    对于大连作家和大连文学,罗教授也有相当深的了解。他认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大连文学最风光的时候,邓刚、达理在那个时代写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为全国读者带来了全新的阅读体验。2004年,孙惠芬、素素分别获得了鲁迅文学奖优秀中篇小说奖和优秀散文奖,在前不久揭晓的第六届鲁迅文学中,马晓丽又以《俄罗斯陆军腰带》获得了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一个城市在短时间有这么多作家获得这个全国性大奖,在国内恐怕也是不多见的。

    罗振亚教授还认为,大连的文学生态非常健康,“大连作家可谓五代同堂,每一代都有代表性的作家,互相尊重,互相提携,这是非常难得的。另外,大连的文学样式也很齐全,小说有邓刚、孙惠芬、陈昌平、老藤、张鲁镭等,诗歌有麦城、宁明等,散文有素素、王晓峰等,编剧有高满堂、孙建业。尤为难得的是,这些作家都很有活力,这也是一般省份所不具备的。邓刚的大海,素素的旅顺口,孙惠芬的歇马山庄,老藤的官场,主体风格与个性达成了统一。”

    罗教授表示,无论从近代史还是地理位置上看,大连作家都有丰富的写作资源,都应该写出更好的作品。大连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非常独特,大连作家应该在这方面进行深入的挖掘,力争写出与大连历史地位相匹配的作品。“在中国版图上大连处在鸡嘴的位置上,这是最敏感、最尖锐也是最灵动的一个位置,这样一个城市理应能够在风景和文化上做出更大的贡献,大连作家理应能够写出兼具人生和哲学力度、洞察海阔天空的好作品。”

    对于大连的文学创作,罗教授认为大连作家群的整体水平虽然较高,但个性还不是特别鲜明,还没有像陕西作家、河南作家、山东作家那样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更为重要的是,大连作家群还缺乏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领军人物。

编辑:李兆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