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宝:建议取消或降低住院“门槛费”

 

    天健网消息(记者 王煜)一直以来,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都是每年两会上代表们最关注的民生问题之一。确实,此次流感大医院门庭如市一号难求、医保住院每次都要缴纳“门槛费”、住院押金起点较高……面对各种问题,市民感慨最多的就是“病不起”。1月24日,市十六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市人大代表纷纷为缓解市民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支招。

    应对看病难:

    三甲医院医生进社区或签约家庭医生

    对社区医院全科医生规范培训

    近几年,政府在政策和财力上一直致力于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但是,孙玉兰认为居民对基层医疗机构的信任度不高。“一个多月来,因为这茬流感的盛行,三级医院又出现人满为患的窘境。即便是大医院一号难求,老百姓也不愿意去基层医疗机构看病。由此可见,居民对社区医生的信任程度欠缺。”

 
孙玉兰为缓解看病难出谋划策

    对此,孙玉兰建议,完善全科医生的规范培养与准入制度及将医疗人才流动化,让社区及二级医院医生去三级甲等医院进修培训,获得名至实归的全科医生资质;同时鼓励三级甲等医院医生甚至专家,去社区出诊甚至签约家庭医生,从而大幅度提高居民对签约的家庭医生的信赖度,如此方可突破医卫结合运行的瓶颈,令医改踏实落地。

    在孙玉兰看来,此过程的实现,需要两级政府给予制度、政策、财力等方面扶持,以激励上级医院医生走下去,基层医院医生有底气去深造自己,如此方可良性循环。

    缓解看病贵:

    取消或降低住院“门槛费”

    降低押金起付线

    众所周知,患者住院,医院需向患者收取“门槛费”但是,对于一年要多次住院的患者来说,无形中增加了患者的负担。“住院‘门槛费’原先政策是一年内多次住院的,第二次及以后住院门槛费减半计算,现行政策取消了这一优惠,增加了患者住院支出费用,也有违公共医疗的公益性质。”对此,人大代表唐宗宝建议,大连取消或降低住院“门槛费”,减轻居民看病负担。

 
唐宗宝接受记者采访

    此外,现在住院押金起点较高,动辄三五千,有些手术需要八千到一万,对于收入较低的贫困家庭,是个不小的负担。因此,唐宗宝建议降低押金起付线,对低收入人群酌情降低押金标准。  

编辑:唐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