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面临传承尴尬——该如何拯救你,复州东北大鼓?

     天健网消息(记者 丁一)作为传承人,该如何拯救复州东北大鼓?陈世芳每天都会思考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与传承有关的故事。老话都说艺多不压身,但之前陈世芳从没有想到过,因为会唱复州东北大鼓,因为她姐姐临终前的嘱托,她后半生的生活,在47岁那年改变了。自那之后,能够让这门艺术像东北二人转一样柳暗花明,重拾繁华,就成了她最大的梦想……

陈世芳在舞台上演绎复州东北大鼓


  一项没落曲艺与一个新传承人


  其实,复州东北大鼓本来的传承人是陈世芳的姐姐陈世新。曾任瓦房店市复州城镇文化馆馆长的金延年说过,陈世新是著名的东北大鼓艺人,以前在沈阳、大连等地非常走红,只要一说有陈世新的演出,剧场里必定爆满。回想复州东北大鼓鼎盛时期,曾与东北二人转齐名,深的百姓喜爱,但随着电视与电影院的兴起,这种艺术形式繁华落尽,无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


  暗室蒙尘,这个词形象地形容出那个年代复州东北大鼓的状况。


  一直到2006年,国家开始大力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陈世新在高兴之余还上台演出了几场,让销声匿迹近20年的复州东北大鼓重响莺脆。但06年年底,陈世新查出患有严重疾病,她在病床上嘱托陈世芳,希望陈世芳能够将复州东北大鼓传承下去,不要让这项古老的曲艺断送在姐妹俩的手上。


  金延年曾说,“陈世新病重后,我们还能找到的传承人,就只剩下陈世芳了。如果她不肯传承,这门艺术就算彻底消失了。”


  三十万与三千块的选择


  2009年,是陈世芳最纠结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她不顾丈夫和孩子的反对,只身一人从北京搬回复州。由一个年收入30万的公司老板转变成每年享受3000块津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2011年,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年津贴提高到一万元,但这仍远远不能填补陈世芳在宣传复州东北大鼓时的花费。据了解,在复州东北大鼓宣传、排练、演出道具等方面,陈世芳每年都要倒贴进去数万元。


  丈夫孩子不理解,亲戚朋友也看不懂,为什么陈世芳放着那么好的生活不过,要跑回复州这个小城镇过上苦日子。“她太傻,所以日子过成现在这样,丈夫和孩子在北京都不来看她了。”陈世芳不只一次听到别人这样形容她。


  陈世芳对记者说:“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大姐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她没有徒弟,除了她,只有我还会唱复州东北大鼓,于是她就把我从北京叫了回来。至今,我仍旧不能忘记大姐在去世前半个月,为了能够给复州东北大鼓留下影像资料,硬挺着从病床上起来,表演了她最拿手的《穆桂英挂帅》。大姐怕这门古老艺术断送在她手中,她期待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


  陈世芳在考虑了2个月之后,毅然决定扛起传承振兴复州东北大鼓的大旗,那一年,她已经47岁。闭门在家近两年时间,陈世芳逐渐将复州东北大鼓的一些老曲目整理完整,随后积极参加地方上的一些演出,并开始逐渐思考起这门古老艺术的新出路。


  “如果这门艺术断送在我的手里,我感觉是一种心灵上的亏欠。”陈世芳实话实说。


       国家级“非遗”面临传承尴尬


  今天的瓦房店市复州城,因为有着一批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闻名遐迩,复州剪纸、复州皮影、复州东北大鼓……它们是这座城市的精神骄傲,如同城市历史一样源远流长。但如今,这些复州“非遗”们都面临同一个重大的难题——后继无人。其中,复州东北大鼓在这个问题上尤为突出。


  陈世芳的名片上,清楚地印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复州东北大鼓传承人、瓦房店市复州东北大鼓艺术协会会长的头衔,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国内如今能够完整传承这门艺术的,唯有陈世芳一人,并且,陈世芳目前还没有能够继承衣钵的弟子。


  “如果到我们的下一代,问起复州东北大鼓哪去了,我们要怎么回答?所以陈老师,不要让以后的孩子只能在影像资料中感受这门艺术。”来自大连外国语学院一名学生的话,深深刺痛了陈世芳,也更加坚定了她要发扬复州东北大鼓的决心。


  陈世芳曾把姐姐的孙女拉来做徒弟,学唱复州东北大鼓,但孩子根本不感兴趣。后来,陈世芳把一些老艺人家的孩子“借”来当演员、当弟子。其中最小的4岁,最大的10岁。有的孩子已经会打板,唱得也有模有样了。


  这些徒弟里,是否有能够真正继承她的衣钵,将复州东北大鼓传承下去的人?陈世芳不知道,但她清楚,哪怕多收一个徒弟,对于复州东北大鼓来说,也是多了一份延续下去的希望。


  一路坚持,路在何方?


  陈世芳认为,对于老艺术的创新,既不能偏离原有的艺术内涵,也要适应现代观众对艺术文化、内容的需求,想要解决传承人断层的问题,就必须让年轻人了解、喜欢传统文化。去年,陈世芳不仅邀请一批理工大学的学生到艺术团去参观,12月份,她还走进大连外国语学院,在校元旦晚会上自编新词,唱起复州东北大鼓的婉转韵律。这些,都是她在为这门古老曲艺的延续,进行的新探索。


  陈世芳的梦想,是让复州东北大鼓能够像东北二人转那样改变,排练些适合现代观众口味的节目,得到现代观众的高度认可。但一个人的执着终究不能让一项衰落的艺术迅速重获新生,资金、场地、学员、发展方向……种种现实都制约着复州东北大鼓的未来。没人包装没人推广,也注定她要重振复州东北大鼓的道路不会顺畅。


  困难是摆在眼前的,努力去做,或许还有重拾繁华的一天,退缩,就完全没有了未来。复州东北大鼓路在何方?陈世芳现在并不能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但随着她不断地探索与坚持,我们相信这个答案在她脑海中会越来越清晰可见。

编辑: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