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新闻传媒集团纪录片《巢里巢外》获首届“金熊猫”国际传播奖最佳长纪录片提名奖

他把大连拍成了和全世界都有关的故事

记者彭杭 /

李汝建

国家一级摄像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大连市政府特殊津贴,大连市劳动模范,大连市优秀专家,第四届全国“百佳”电视文艺工作者,第十届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第十届(1994-2004)中国电视纪录片学术奖特别成就奖,辽宁省电视艺术突出贡献奖。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节高级顾问,中央电视台发现之旅频道顾问。现任辽宁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客座教授。

从《海路十八里》《行进中的有轨电车》到《老宅·七户·七年》,从《黑尾鸥之生死》《苹果树下》到《巢里巢外》,李汝建的近30部纪录片作品,所拍摄的题材、讲述的故事从未离开过大连。他拍大连,却不仅仅是给大连人看。人与自然的关系,社会变迁的冲击,平凡生活的伟大……每一部作品牵动着的都是同一时代人们对生命的思考,蕴含着的都是全人类共通的情感,这便具有了世界的眼光。小视角,大格局;小事件,大情怀。他把大连拍成了和全世界都有关的故事,然后成就了自己。

一种属于中国纪录片人的骄傲

11月1日晚,2019第15届四川电视节在成都闭幕,作为该节一个重要奖项的首届“金熊猫”国际传播奖评选结果揭晓。由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对外传播交流中心创作、李汝建担任总编导的纪录片《巢里巢外》在众多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最佳长纪录片提名奖。“实属不易。”李汝建说。

不易是因为获奖的先决条件。首届“金熊猫”国际传播奖是以“中国故事·国际传播”为主旨设立的国际性影视综合大奖,要求必须是讲中国故事,必须已在海外主流媒体播出,并产生良好国际传播效果。《巢里巢外》于海外的亮相是在今年的8月3日,播出媒体是被誉为“世界纪录片顶级媒体”的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李汝建说:“这是比我后来拿奖更让我感到激动的事,此前,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播出的中国纪录片不多,这也是大连纪录片历史上第一次在国际主流媒体上播出。8月3日,终生难忘,一辈子辛苦,值得!”

这次播出也让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发现”了李汝建,他们又购买了李汝建另一部讲述大连京剧院故事的作品《京剧·八答仓》。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传播中国,作为中国纪录片人的使命、责任与担当,早在2004年赴法国参加第17届FIPA国际电视节时,李汝建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当时,语言不通加倒时差,他在台下昏昏欲睡。突然,所有人都回头看他,主持人也示意他登台。这才发现,自己的作品《海路十八里》获得了特别提名奖。此后多年,他总是会说“《海路十八里》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作品”。一个意义是该作品为他打开了面向世界的窗口,一个意义是获奖为其创作理念的转变提供了契机。这之后,他的作品与民族命运、家国情怀有了更紧密的联系。《工地》《垃圾》《苹果树下》等,环境保护、农业题材、美丽中国等,是人间烟火,是看得见的生活。

“总要为这个时代、社会、公众做点什么。对纪录片人来说,就是要留下更有价值和意义的影像。”

一个追求唯一性的拍摄角度

3集纪录片《巢里巢外》记录了在大连一座叫做矾坨子的无人小岛上,白鹭、海鸥、银鸥等鸟类从筑巢交配到育雏离岛的完整生存过程。拍摄历时4年,摄制组对在大连地区停留及繁殖的东方白鹳、黑脸琵鹭、黄嘴白鹭、黑尾鸥等鸟类进行了全方位的跟踪,既呈现了鸟儿世界的恩怨情仇,也通过珍稀鸟类的逐年增加,展示了大连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

有意思的是,《巢里巢外》播出后,不少游客在拍摄地长海县广鹿岛会这样询问当地人——“那个鸟在哪?”甚至还有很多观鸟爱好者慕“鸟”而来。李汝建说:“据说片子多少拉动了当地的旅游经济,我有些欣慰。”

拍鸟的纪录片很多,为何《巢里巢外》更为让人印象深刻?

2016年4月下旬,摄制组进驻广鹿岛镇。进入繁殖季节后,矾砣子上的鸟铺天盖地,忙碌不已,筑巢、交配、产蛋、孵化、育雏。鸟多,巢多,但大同小异,没什么特别。李汝建始终兴奋不起来。在用GoPro(一款小型可携带固定式防水防震相机)“押宝”式地跟踪拍摄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有了“意料之外、意想不到”的发现。3号巢的黄嘴白鹭产了8枚卵,比常态情况下多产了1倍。1号、2号黄嘴白鹭的巢里分别多了1枚海鸥借巢产的卵。“这就有故事了。8枚卵都能孵化出幼鸟吗?海鸥幼鸟能孵化出来吗?异类幼鸟的命运又会如何呢?如果能成功拍摄下来,解答这些疑问,就有别于其他的鸟类纪录片了,这就是我向来追求的唯一性,别人拍过的,我不拍。”

在重点拍摄了这3个巢里的故事后,后期编辑时,李汝建又借鉴了中医的“君臣佐使”组方原理,通过主次关系的相互作用,实现多角度多层面展示巢里巢外的动人故事。通过鸟儿之间的亲情、邻里情、生离死别等爱恨情仇折射出与人类相通的情感、本性,引发观众对人性的思考。“既要向观众传递关于鸟类的知识,也要让他们产生共鸣,感觉心被触碰到了,进而联想到自己经历的生活。”

所以,有专家一语道破《巢里巢外》的“唯一性”——不是讲鸟,是讲人类生活啊。

李汝建认为,作品的最高境界就是给观众制造想象,关照他们的内心世界。这也是在回答“为谁拍、给谁看”的问题。“大情,大善,大爱,我的作品就是要表达这些。”

一份煎熬却苦中作乐的坚守

《巢里巢外》真的是熬出来的。6个月的坚守,每天都要爬四五百磴石阶,3000多个小时的影像素材拍摄,很难将这些数字与年近60岁的李汝建联系起来。比起摄制组里的年轻人,他要付出更多。

纪录片没有详实、准确的纪录做支撑,很难完成独特的发现和表达。GoPro帮助摄制组完成了拍摄的准确性和连续性。GoPro可以在鸟儿完全不知的情况下,连续拍摄近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在这近两个小时里,巢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被GoPro全程记录。

GoPro可以零距离地接近鸟巢,其真切感和视觉冲击力都超乎想象,它还有120度的广角,与以往的常规镜头构图也完全不同,李汝建时刻都在琢磨如何将GoPro的这些特点发挥到极致,表现在他总是对机位的摆放、角度的选取精益求精。既要考虑前景的巢和鸟儿,同时也要考虑远景的海、岛、天,为了让GoPro拍到更奇特的画面,李汝建每天腰上捆一条绳子,在十几米高的悬崖爬上爬下。

《巢里巢外》中有一个十分震撼、角度奇特的镜头,海鸬鹚回巢时的俯冲画面。这个镜头,在很多纪录片拍摄者看来,是很难拍到的。海鸬鹚有一个特点,只在悬崖缝隙里筑巢,几乎直上直下的山崖,脚下就是惊涛骇浪,将GoPro放进巢里的难度可想而知。找一棵粗壮的大树,将绳子的一头捆在树上,以防万一,还得安排几个壮汉拽好绳子,然后,李汝建等三人分段接力往下降,“真不敢往下看啊,心突突的。关键是,只上下一次还不行,就算机器的位置可以,每隔一段时间还得换电池啊。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

拍鸟,必须拿出极大的耐心和毅力。为了拍摄能够顺利进行,摄制组总是会提前搭好迷彩帐篷,让鸟儿熟悉一阵,才对环境不敏感。有时,怕鸟儿受到惊吓,人躲在帐篷里很长时间不敢乱动。李汝建回忆说,有一次,他看见摄影组一个成员拿着盛有黄色液体的矿泉水瓶走出来,问是啥。小伙儿特别不好意思地回答:“李导,时间太长,实在是憋不住了。”

在岛上的6个月,李汝建每天都要写笔记。今天什么天气,几级风,几号巢,哪怕只写几个关键词,也每天不落下。那段时间,他的微信朋友圈也都是岛上的生活,今天拍了什么,当时什么心情,等等。“这些记录起了很大作用,为我后期剪辑帮了大忙。回头看,那段日子的确挺难熬的,但每当拍摄有收获,便是苦中有乐,高兴起来,连海风都是甜的。”

如今,李汝建已退休在家享天伦之乐,照看、陪伴他心中的小太阳——3岁的孙女。他拍摄记录孙女的日常,计划日后制作成纪录片。他说这里面的故事很多很现实,围绕一个小女孩,能引出一系列话题,比如家庭问题、教育问题等,同样可以拨动人们的情感神经,形成共鸣。

期待这部《我的孙女3岁啦》。

编辑:唐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