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给了我讴歌大连和真爱的机会

文/孙军珍

《九里》是我市作家孙军珍所创作的短篇小说,它最经济、最精彩地传达出一个理念:真爱哪怕无香,甚至无期、无望,也依然是一段真实的情感。两情相悦、相望,甚至相祭的守望,也都因真实而夺人心魄。在时下阅读渐趋碎片化、快餐化、短平化的今天,将眼球从手机屏幕中稍稍挪移,静下心来偶读下短篇小说,闻闻久违的书香,也不失为一种雅趣。


真爱永恒而夺人心魄

大连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文学之梦孕育和启航之地,为这个城市而歌,为这个城市的精神而歌,是我的夙愿。于是,我把大连赋予了爱情的肌理,但她天赋异禀的美貌,并不是所有人爱上它的唯一理由,她海一样大气、隐忍、包容、更新的气质,才是她能永远魅力四射,享受时光眷顾的终结原因。

短篇小说《九里》,再一次给了我讴歌大连的机会。《九里》的创作灵感,源于到九里的一次踏春。我想传达出一个理念:真爱哪怕无香,甚至无期、无望,也依然是一段真实的情感。两情相悦、相望,甚至相祭的守望,也都因真实而夺人心魄。不知道这世间,有多少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但曾经的美好,春天的花开,夏风的呢喃,秋夜的明月,冬天的白雪,都激励着我们,从人生的一个台阶到另一个台阶,而真挚的爱情,不管你最后是否拥有,它曾经的存在,都像人生乐章的一个个音符,永远跳动在你的心上。

B《九里》虽短,但最经济,最精彩

大连理工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梁海教授对《九里》给予了中肯的评价,他说:“我始终认为,短篇小说是一种很难驾驭的文体。胡适在 1918年的一篇论短篇小说的文章中说:‘短篇小说是用最经济的文学手段,描写事实中最精彩的一段或一方面,而能使人充分满意的文章。’胡适用‘最经济和最精彩’,精辟地道出了短篇小说文体的独特性,也恰恰是这种独特性导致了短篇小说写作的难度。‘最经济’要求文本篇幅的简洁,而简洁之中又必须蕴藉着‘四两拨千斤’的力量 。我感觉到,军珍的《九里》,始终用一个微型的镜头 ,聚焦爱情、人生。故事从‘我’与李水的一次小聚,二人在喝得酩酊大醉后,为了春儿姑娘大打出手开始。在‘我’的眼中,春儿姑娘是一个薄情寡义的拜金女,作为春儿的哥哥李水竭力反驳,以致被‘我’打出了鼻血。看了这个故事简洁的开头,我们不禁会想 :春儿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她与‘我’之间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九里散发出属于中华大地的独特的气息

梁教授说:“军珍尽可能冷静地、 客观地瞩目着她笔下的人物,直到终于无法控制地崩塌。也正是依凭巨大的叙述张力,我们感受到春儿这个人物的厚重。在她的身上积淀了太多的东西。她隐忍,为了不让冲动的父亲闯祸伤人,她隐瞒车祸真相,主动承担责任,为了不给‘我’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宁可自毁形象,扮演成拜金女,也不愿让‘我’得知她的伤因 ‘我’而起; 她将自己的伤痛一拖两年,直到面临瘫痪才去医治,在某种程度上一定是考虑到她的哥哥还有一个文学梦,如果过早地提出与‘我’分手,是不是也会影响到哥哥的前途?春儿承载了太多太多……在她的心中装着每一个人,却唯独没有她自己。我在想, 体贴、善良、忠贞、仁爱、坚强、忍耐、本分、 内敛, 这些中华民族女性的传统美德都积淀在春儿的身上,以一种最纯真、最质朴的形式自然地流淌出来。”

梁教授说:“春儿这个人物始终缠绕着我。我在想,为什么这个人物令我如此难以忘怀?她的隐忍和内敛,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太少太少。当个性解放、女权思想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鲜话题的今天,春儿这样一个传统女性给予我们的又是怎样的思考呢?我的确感受到了某种温婉而坚韧的力量,它来自春儿的故乡九里,那流淌过九里的大河,以‘不紧不慢的速度, 经过了之前九道山梁的蜿蜒,滤去戾气、 火爆、孟浪的性子, 以柔和的、散漫的方式在这平沃的土地上散开’。这是中华文化积淀了几千年的东西。由此,我明白了为什么军珍会以‘九里 ’的题由,因为,九里时时散发出一种属于中华大地的独特的气息。”

孙军珍,1965年出生于山东青岛,就职于政府机关。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出版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诗歌、散文等数百万字。作品散见于《海燕》《满族文学》《飞天》《四川文学》《中国税务》《检察风云》等刊物。

编辑:赵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