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微信运动”

文 牧子

我换了新手机,这玩意越来越“高级”,相信大家都已领略过。我和多数人一样喜新,有空就摆弄。一不小心竟把玩出一个新“栏目”——微信运动——在我不知不觉的当儿,将我去公园去某地行走的步数做了统计并记录在案。对着数字我略加琢磨,便明白了:只要我携带它运动,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它都不计环境和路面状况,将我行进的步数忠实而准确地做了汇总,并在固定时间推送,引我注目,向我报告。

比之它的精准迅捷,老迈的我显得少见多怪了。我惊讶地发现,它还把与我有微信互动的人,每日行走的步数及完成的时间一并告知。如此周到的服务,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份体贴。因为,微信群里有我最重要的人:在异国读研的外孙儿,在南京读大学的外孙女。由于疫情作梗,外孙春节就没回来,自然有些想念。他爱健身,徒步是方式之一。但近半年,每天有限的步数表明,他是在住处上网课。近日忽然步数过万,未等我语音相问,他发来微信,说被某公司录用为实习生,上下地铁都步行,等于徒步健身了。外孙女在大连待了半年多,七月末回南京,每天用超万步的数字回答我的惦挂。宿舍、饭厅、课堂、图书馆……更多的步数,是和要好的同学围操场散步。十九岁女孩子,减肥是大事,走步是消耗脂肪保持标准体重的途径。

两女儿每日的步数基本维持常态,遛狗、开车上下班。午休时间在单位附近的公园、广场“饭后走”。处在有责任有负担的中年,知道重视健康了。身体好,比什么都让我放心。我把每人的步数折合成米,再换算成里,做完算术题,偶尔会发现,有人在我的名头下点赞了。那颗小红心,让我想起小时候读书得了红“甲”、红火炬、红五星、红旗。这便犯了老小孩沾沾自喜的幼稚病。老伴说我拿数据当密电码,破译孩子们的行动,真像个“特务”。我说,现在提倡全民健身,咱这是全家健身,不属于隐私。

微信里的老同事老熟人,以步数向我“演绎”他们的近况。一位女同事,每周至少一次以过万的步数去寺儿沟探望老母亲。最近,因嫂子身体不佳,她将母亲接到了自家。每天三四千的步数,除了买菜,便是牵着老母的手散步。她的步履里写着“孝”字。另一位男同事,有一对双胞胎孙子,一改半生低调的做派,变得挺展扬。他不用老伴,从孙子入幼儿园到读五年级,一直由他负责接送。孙子进了校门,他会调头去早市,为孙子办置晚餐的食材。他写有“爱”字的足迹,屡屡超过我的步数,我便告诫自己,要量力而行,不要力所不及;要科学锻炼,不要计较名次;要细水长流,不要忽冷忽热。这样,又把自己从老小孩还原成稳重的老翁。

还有一位单身老者,无任何负担,任性自在轻松每一天。从梭鱼湾走到钻石湾,早晚往返两次。只要他出动,必拔头筹。双胞胎爷爷便丢了冠军,单身人的背景图便占据了“栏目”封面。

年岁大了,曾经相处过的熟人见面少了,“栏目”里我们举步踏出的数据,便成为可以共享的信息:我们都还好,还在过着正常的日子。

我之所以称微信运动为“栏目”,是因为把它当作读物,在那些数字上读出了行走的意义。“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行走的人生是丰富多彩的人生。我的两个身处远方的晚辈人,正在求知的路上前行。生逢好时代,努力定会有收获。在学习的年龄段里,俩孩子没有虚度青春。我也拿数字告诉孩子,姥爷腿脚尚健,头脑还灵光,还会计算算术题呢。

事物一旦投入感情,便多几分乐趣,比如这个快乐的微信运动。

征稿

启事

生命需要温度,生活需要热度,阅读需要暖度!诚邀稿件,能温暖人生的,能慰藉生活的,能打动人心的故事,平凡生活中的碎碎念,家长里短邻里趣事,爱情婚恋故事,1000字左右。

投稿邮箱:19414195@qq.com

编辑:唐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