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储菜市场还有多大?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孙霞


今年我市的秋菜集中上市从10月20日开始。很多社区专门设立了秋菜集中销售点,供菜农销售秋菜,也方便市民就近购买。今年的萝卜白菜普遍身价有点高——这成了很多买秋菜市民的普遍感觉。记者从各大市场及蔬菜批发商处了解到,今年白菜、萝卜的批发零售价格相比去年都有上涨,其中白菜价格上涨在10%-20%之间,而萝卜价格涨幅达到40%左右。


A 白菜萝卜大葱身价纷纷走高

“大葱成捆买一斤一块八,单买每斤两块五!”昨天早上,赵阿姨买秋菜时发现,大葱的价格比前几天贵了几毛钱。“上周末楼下卖大葱的货车上,成捆买大葱的价格是每斤一块五,零买是两块,”她告诉记者,因为赶上周末人有点多,她当时就没着急,谁知几天的工夫,价格就涨了不少。

双兴商品城提供的批发价格显示,10月18日,大葱批发价格还在每公斤2-3.4元之间,而10月28日,大葱批发价格已经是每公斤2.5-4.5元,上涨20%以上。而对比去年同期每公斤1.5-2.5元的价格,大葱批发价格同比上涨60%左右。

“今年受到疫情和夏季产地水灾等因素影响,大葱产量受到影响。”批发商洪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夏季山东大葱主产区受灾明显,“加上各地秋菜集中上市,需求量短时间内激增,目前阶段价格波动比较明显。”其他多位批发商也表示,整体上看今年大葱价格会比去年有所上涨,但是价格的快速上扬只是短期内需求大量增加所致,未来一段时间内大葱价格应该不会出现太大幅度的波动。

记者注意到,与去年秋菜上市期间每公斤1元的白菜价格和每公斤8毛到1元的萝卜价格相比,今年白菜普遍零售价格都在1.3元到2元之间,萝卜的价格也在每公斤1-1.6元之间。“今年萝卜、白菜的价格相比去年同期还是有不同幅度上涨。”大连双兴商品城蔬菜批发市场经理李国志表示,去年同期,该市场白菜销售价格区间为1-1.5元每公斤,萝卜价格为0.7-1.5元每公斤,而今年则分别为1.4-1.8元和1.2-2.4元。“去年秋菜售价都比较低,今年产地种植量有所缩减。”多位批发商向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部分流通企业在今年秋菜集中销售中也对萝卜、白菜、大葱等几个特定品种采取平进平出的销售策略。比如新隆嘉超市各门店的白菜、萝卜的售价在每公斤1.16元左右。其负责人表示,今年所有秋菜品种基本上都是从各大产地直采,萝卜、白菜、大葱等几个品种基本都是平价进平价出,“几乎没有利润”。

B 买菜的人少了还是老了?

上周末,金州菜农老吕拉了5000多斤白菜在中山区一处居民区附近售卖。“卖了周末两天,最后还剩200多斤。”老吕告诉记者,每年他都来市内卖秋菜。最早的时候,一个秋菜上市期,能卖上十来万斤菜。但是最近几年,买秋菜的人正在逐年减少。“一个老姐姐,每年都买我的菜,但是今年也不买了。说是到了冬天随吃随买,买新鲜的。”老吕说,一般来说,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是购买秋菜的主力军,因为他们会把白菜渍成酸菜、把萝卜晒成可存放的形态。“而年轻人几乎很少出现在买秋菜的人群当中,因为他们觉得买一堆菜回家没地方放,又不会老人的那许多做法。”

看着邻居家的大爷又买了10多棵白菜和一捆大葱放在楼道的窗台上,三十岁出头的市民杨颖颇有些不解。“去年,他们储存的秋菜到后来几乎有一半都变成了干枯的叶子扔掉了,”杨颖告诉记者,即便是冬天,零售市场上也可以买到新鲜的白菜萝卜,而且如果核算一下价格,并不比现在买的白菜干了烂了一大半之后的价格贵多少。因此,就算是自己爸妈这一辈人,现在每年也只储存三四棵白菜和两三个萝卜。在我市各大秋菜集中销售点,记者走访了一圈下来,很少看到年轻人的身影,即便有,也多是帮助老人购买和运输来的。

C 新小区很难储存秋菜

家住沙河口区台山村附近的李威大爷今年买了60斤白菜。搬上五楼后67岁的李威大爷已经气喘吁吁。“以前我们每年都要买两三百斤白菜,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少了。”他告诉记者,岁数大了吃不了那么多菜,每年放在楼道里的白菜一半都干了。现在他们老两口就是想渍点酸菜。因为儿子一家都爱吃酸菜,他们又不会渍,老两口就把这件事承包了下来。

李威大爷居住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小区,他们把酸菜缸和需要储存的白菜大葱都放在楼道里。但是对于更多住在新小区的居民来说,储存秋菜很难找到地方。“物业要求楼道里不能放杂物,去年我们在楼道里放的酸菜缸被邻居们投诉了。”家住高新区一新建小区的宋琳女士说,去年婆婆在楼道里渍酸菜的事在小区业主群里还引起了一番讨论,很多人认为有异味、有消防隐患等,最后只能把酸菜和缸都运到了朋友的农村老家去。

发现

蔬菜批发商转型种地瓜

最近一个多月,于德海一直吃住在瓦房店太阳街道王店村。200多亩地里的烟薯地瓜几乎被批发商一抢而空,剩下少量品种更好的地瓜正在线上销售。几年来,从蔬菜批发商转型到农村种地,于德海总结出了一个经验:秋菜告别大路货,也能卖出高身价。

于德海曾经做了十几年的蔬菜批发商,“我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品质好、特征明显的果菜,一定能卖出好价钱。”于德海说,三四年前他来到瓦房店王店村,成立了兰泰果蔬合作社,引进优质品种烟薯、济薯等地瓜品种以及矮化的苹果红王子品种进行试种。没想到很快就获得了市场的认可。今年,慕名而来的很多批发商为了抢到合作社的烟薯现货,在田间地头上演了一场抢货大战。“我们的‘村里红’地瓜,批发价每斤能比其他普通品种高出30%以上,而其地瓜品种在线上零售的价格可以达到每斤6元。”于德海告诉记者,红王子的苹果虽然现在产量还达不到最大,但销售也非常理想,在今年苹果销售价格比较低迷的市场里,批发价格就能达到每斤3元。“未来,我们还想把更多常规的蔬菜通过品种改良的方式,提升附加值,增加农民收入。”于德海告诉记者。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孙霞

记者感言

当买菜也成为一种情怀

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其实,买秋菜已经成了他们这辈人特有的一种情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质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冬天基本没有反季菜的概念,萝卜、白菜、雪里红……这些蔬菜,就成了冬天最主要的蔬菜。挖地窖、酸菜缸、晒萝卜干、腌咸菜……人们想出所有能把这些简单的蔬菜长期储存的方法,看着这些菜度过一个又一个物资贫乏的冬天。所以,对这些蔬菜,那一代人始终有着自己的情愫,那是一种共患难、战艰辛的记忆。

如今,冬天也能吃到新鲜叶菜和水果,或许很多老人储存冬菜并非是生活的必需,而是用这种方式找寻那段艰苦生活里的幸福记忆。这或许就是大连人对秋菜的情感。

记者孙霞

编辑:赵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