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皮影戏是我文学的启蒙

文/黄瑞

记得那时每年的初夏季节,田野里的青苗刚刚出土,头遍地还没有开铲的时侯,闲下来的父亲,便带着他的皮影戏班子,开始走村串乡了。那时是集体经济,做什么事情都要集体出头。父亲的皮影班子,每到这个时侯,就会被村里、乡里请走了。

我跟着父亲的皮影戏班走村落

皮影班子每到一个村子,那里就像过年一样,村子里的孩子和老人们,都要跟着走围着看。我跟父亲的皮影班子,记得是1963年的夏天,大约一年两季,除了夏天外,还有秋收之后。直到我上小学,才不跟父亲的皮影班子。1963年夏天,是中国饥荒年刚刚过去的时侯,但家里吃的还是不宽裕,父亲是出于让我能吃饱饭,才带上我的,当时我刚七岁,但对皮影戏却出奇地喜欢。我感兴趣的是影卷中的唱词,因为它排列得有空间,不论是九个字的,还是七个字的、五个字的都看着舒服。而白话部分,一大篇,看着累也看不懂。皮影班子每到一个村子,最少要唱一部戏,小则五六天,多则八九天。每天晚上大人们唱戏时,我就在台子上边看边听,一部戏下来,我几乎能把整个戏的内容全都讲下来,所以白天,戏班子附近的大妈们,都让我给她们讲戏听。当时演的皮影戏有《瓦岗寨》《飞虎梦》《五峰会》《双失婚》《秦英征西》等,这些手抄本的影卷,都是楷书的毛笔字,是最好的手抄本字。

一个皮影戏班子,少则六七个艺人,多则八九个艺人。前台要有两个拿影人子的,就是操作皮影的,要有一个拉板胡的,一个拉二胡的,一个拉四弦胡的,吹唢呐的有时是一位拉胡琴的人同时操作;一个打鼓板子的,同时打小堂锣;唱花旦的,唱小生的,唱黑头的,唱青衣的,唱小丑的。在我父亲的皮影班子里,没有女艺人,唱花旦唱青衣的都是男人来唱,他们唱的时侯,有的要用手捏着嗓子唱,发出来的声音才细才更像女人的声音。

我爹扬名十里八村

父亲多才多艺,他在皮影班子里,既是班主,也是演艺的主力。他能拉四弦胡琴,还能唱花旦,老了的时候,还能唱老生,同时还会拿影人子。父亲是我的骄傲,有人问我,你是谁家的孩子?我马上就会说,我爹是黄影匠。黄影匠应该算我爹的艺名,在黑龙江的海伦县、青岗县、明水县、望奎县、拜泉县等地方,我爹都唱过影,我爹的名气,在我家乡的十里八村,应该是家喻户晓。

父亲的收入,一个人挣两个艺人的钱,因他是班主就多挣一份。父亲的这份收入,是我们三个兄弟读书的保障。那时,正月里的每天晚上,家里都要聚集许多人。左邻右舍,叔叔大爷们都来我家听父亲说书,就是唱影卷给他们听。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家乡不但没有电视,小村子里连电灯都没有。那时皮影戏不让唱,听听书算是很大的享受了。每到这时,母亲总是把水烧好,把瓜仔炒好,给大家用。听着父亲的书,母亲既是享受也是骄傲。

80年代末90年代初,沉寂了二十多年的皮影戏又恢复了。父亲已不是当年了,但对皮影的热爱丝毫没减,他的号召力依然存在。十里八乡的艺人们又找到父亲,让他继续当班主。虽然歇业二十多年,但父亲把皮影戏保管得十分完好。父亲的皮影谁也不让碰,每年的春秋两季,都要拿出来透透风。因为皮影是驴皮或马皮做的,不晒晒不行,但太阳太足也不行,每次都是下午三四点以后,有太阳光,热度又不大,有点小风最好。

父亲给了我文学基因

我童年的快乐是独特的。受父亲的影响,对皮影和影卷都十分热爱。从能看懂书开始,家中的十几部影卷,我都看两遍以上。我特别喜欢《五峰会》《破洪州》《少西唐》《镇冤塔》《琉球国》等。年龄虽小,但戏中的人物、故事都深深地感染着我,我跟他们一同喜怒愁乐。

父亲的晚年是幸福的,以他七十岁的高龄,还带皮影班子,是他的乐趣,更是他的人生价值。可惜的是,父亲的后期演出我没能看过一次。因为1978年恢复高考,我考学离开了家乡。

时代与科技改变着这个世界。最终皮影戏也成遗产了。但皮影戏既是中国民间古老的传统艺术,也是那个时代不能忘掉的故事。

我爱好文学,与父亲的皮影戏有一定关系,我特别喜爱皮影戏中的唱词。所以,我最初的文学样式,喜欢的是诗歌。我发表的第一篇作品是诗歌,出的第一本书也是诗集。也算可惜,刚刚懂得怎样写诗,刚刚在《诗林》《诗刊》《星星诗歌》《十月》等报刊发表了诗,却不写了,而写起了报告文学。

从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到现在已有40个年头了,在出版的22部作品中,更多的是报告文学和传记文学。今年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大盐滩》,刚刚在沈阳开过作品发布会与研讨会,是辽宁省作协与沈阳出版社对我的肯定与鼓励,是文学界朋友们对我的激励和厚爱。

文学之路,漫长又艰辛。我感恩父亲,也感谢皮影,父亲与皮影是我文学的启蒙。

作者简介

黄瑞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大连市传记文学学会会长、辽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东北作家网总编。鲁迅文学院第六届学员,辽宁文学院第二届至第五届签约作家。曾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十月》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作品。已出版诗集《达紫香》,长篇小说《敏感地带》,长篇报告文学、长篇传记文学《为了这方土地》《铁血河山》《情满人间》《威廉警官》《高玉宝传》《商魂》等22部作品,近600万字。多次获辽宁报告文学奖、传记文学奖;两次获大连市“金苹果”文艺优秀创作奖。

编辑:姜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