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稻乡感受行进的中国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由大连新闻传媒集团重磅制作出品的4集4K超高清系列纪录片《稻乡澎湃》已于2021年12月27日起在大连新闻综合频道黄金档首播。

《稻乡澎湃》是大连首部以“乡村振兴”战略为主题的现实题材纪录片,每集30分钟。该片以辽南水稻传统种植区为主要剧情发生地,通过纪实方式,讲述了乡村在基层党组织和党员们的引领带动下,如何面对挑战、努力追求幸福,在探索富有区域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上,涌现出的一系列催人奋进的时代故事。该片一经播出广受媒体及业内人士好评,今日本报采撷部分行业“大咖”的精彩评析,以飨读者。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在党和政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实施的战略中,中国农村发生波澜壮阔的巨变,这是纪录现实中国不容忽视的重要内容,因此近几年农村题材的纪录片作品呈现繁盛之势。其中,《稻乡澎湃》可谓近年来中国农村题材纪录片创作中城市电视台推出的优秀之作。

《稻乡澎湃》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作为大连新闻传媒集团第一部为“乡村振兴”战略创作的纪录片,作品以辽南为视野,采用纪实方式讲述了水稻传统种植区的普通乡村农民在探索富有区域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上,努力追求幸福的一个个人物故事,展示了辽南农民近年来努力践行乡村振兴战略,将家乡建设成“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新农村所做的努力。尽管其中也有挫折坎坷,但与几年前《出山记》《进城记》中的农民呈现出的对先进的拒绝、对土地的固守相比,《稻乡澎湃》中的农民,积极投入种植养殖,表现出了对未来的乐观,对先进生活的向往,对发展的追求。作品呈现的向往美好的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是当下整个中国农村、是行进中的中国,也是全体中国人民共奔小康、实现民族复兴、前进和昂扬的时代基调。

东北辽阔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和独特的地域文化,使其不仅成为国家农业资源的重要区域,也一直是全国人民关注的区域。《稻乡澎湃》对辽南地区千里稻田的诗化呈现,对农村基层干部和普通农民的纪录刻画,对乡村振兴语境下农村生活的书写,也具有极强的本土特色。与同类型题材作品相比,其纪实化的朴素的视听语言,宏观与细微的张力,悠远舒缓的节奏,使其呈现出不同寻常的独特品质,令观者不仅为辽南丰收季节的稻乡之美而慨叹,也为东北作为国家粮仓仍然壮丽瑰奇而自豪。

作品更可贵的地方在于塑造并思考了新时代农民的性格特质。在《稻乡澎湃》中我们看到在直接电影式的纪录形式下,创作者尝试表达稻作文明中生长的农民,在面对固守与创新、稳定与发展时的思考。优秀作品在内容、艺术之美之上的思想之美更耐人寻味,《稻乡澎湃》在展示农村之美的同时,也尝试探讨传统与现代、当下与未来中农民为主体的人的话题。

关注当下、关注农民的本质,在于关注中国文化和中国大多数人本身,这应是各类纪录片在超越题材基础之上的更高的人文启示。

听风的稻米

《文艺报》艺术部主任 北京文联签约评论家 高小立

“听风的稻米”——这是由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出品的4集4k超高清系列纪录片《稻乡澎湃》中,大连市普兰店区大卢村党支部书记张文龙为试种新稻米起的名字。作为一部反映辽南黄海北岸乡村振兴题材系列纪录片,该片以辽南水稻传统种植区为故事发生地,近2000个唯美纪实的镜头,聚焦了大连13个乡镇街道及盘锦、丹东等地乡村,在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领头雁”的带领下,以“进行时”的艺术视角,在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乡村振兴道路上,群像式展现了新时代普通辽南乡村百姓敢于创新、勇于追求幸福生活的原生态生动画面。

《稻乡澎湃》最大的艺术特色在于牢牢将镜头对准生活中的老百姓,以“进行时”的镜头语言真实记录在乡村振兴道路上,辽南百姓最真实朴素的生活画面,以及在追求幸福道路上遭遇的酸甜苦辣。该系列片第一集便以黄贵村海产品养殖合作社社长李玉斌在和村民“巡海”中,发现外村渔船闯入他们的渔业区捕捞而发生冲突,这个冲突的背后是黄海传统捕鱼业面对渔业资源日渐萎缩的现状,和“靠海吃海”村民当下面临的危机与挑战。而大嘴山遗址出土的三千年前就种植稻米的三角洲,现在每亩几百元的传统种稻收入,还不如出门打工,此外还要受到海水倒灌和自然灾害带来的负面影响。如何走出困境,唯有创新。片中我们看到无论是引入的“稻花香”还是袁隆平院士研制的“海水稻”新品种,都从品质、产量、抗灾、价格上,带给这片土地百姓良好的前瞻预期。但是《稻乡澎湃》并未以一种完成式的“宣教体”进行主旋律的艺术创作,反而通过在新品种引进过程中遭遇的具体问题,以正在发生“进行时”的艺术视角,真实记录这些“领头雁”以及中国农民所拥有的坚韧、乐观、永不言败的内在中华民族优秀品格,这就让该片在立意主旨与价值引领层面,有了更真实的艺术呈现。片中,拥有三千亩稻田的阿福,拿出一千亩稻田搞稻蟹混养,外地蟹种最终水土不服以失败告终,但秋天三千亩稻田的收获,粮库以最高等级收购。种姜大户李世豪雇人种姜,现场发工资的场景证明了他曾经的成功,但疫情下海运价格十倍暴增,失去欧盟客户后超低的国内价格,让一年的辛苦也以失败告终,但他与村支书关于建造仓库进行深加工的对话,又让大家看到未来的曙光。该片这种先抑后扬或者先扬后抑的艺术反转,让纪录片有了故事片跌宕起伏的戏剧冲突之感,也更加贴近生活、贴近百姓。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渔民和村民的赶海、采冰、劈苗等极具地域特色的原生态生活画面,斑嘴鸭、白鹭、中华绒毛蟹拟人化的解说,让自然之美与农民质朴之美交融成一幅旖旎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画面,引人入胜。

奏响乡村振兴的嘹亮凯歌

“纪录中国”观察员 胡锦雯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由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制作出品的4集4K超高清系列纪录片《稻乡澎湃》热播,该片以辽南水稻传统种植区为主要拍摄地,以纪实的手法讲述辽南乡村如何在基层党组织和党员们的引领带动下,面对挑战、努力追求幸福,探索富有区域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的故事。

纪录片《稻乡澎湃》创作团队扎根辽南乡村,以影像形式呈现了距今3000年的东北最早有稻遗存遗址、大连试种的袁隆平院士“海水稻”、极具辽南地域风情的自然生态等内容,以历史和现实的眼光观照着眼下的辽南乡村。在纪录片中,5个村落的人物命运是该片的叙事主线,全片聚焦农人真实的日常生活生产,节奏明快紧凑,也正是在这种现场纪实的紧凑中,纪录片呈现着乡村社会治理结构的多样和复杂。如《稻乡澎湃》的开篇直接进入现场,单机抓拍了一场海里发生的激烈冲突,用原声同期直击乡村社会的真实生态,纪录片利用人的情绪凸显现实张力,用视觉语言诉说乡村振兴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但这项事业并非一蹴而就。纪录片对老田改种到生姜出口,从大、小西红柿之争到海洋资源保护,其通过现实的改变诉说着稻乡千百年形成的小农思维出现的转变,寓意“三农”正迎来全新的变局等。综上,这些看似日常朴素的镜头语言为纪录片注入了颇具现实洞察力的价值,完成着一部纪录片自身的创作使命,即“不光是记录,也有对社会的瞭望”。

“三农”向好,全局主动!《稻乡澎湃》用引人入胜的视听语言和前延交叉叙事结构,细腻明亮地塑造了新时代乡村农人群像,聚焦辽南大地乡村振兴过程中鲜活的集体奋斗故事。用影像致敬火热的时代,纪录片人肩负其使命和担当,向时代与人民交出了一份圆满的答卷,为农业农村事业的发展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收割真实

SMG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导演 资深媒体人 英未未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技术的进步似乎让人越变越“聪明”了。视频满天飞,任何一个素人都能拿起专业或不专业的设备拍两下,稍加剪辑,就可以去网上搏个流量。纪录片《稻乡澎湃》的创作者,却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式——跟踪拍摄。总导演带领团队,历时近一年,历经春、夏、秋、冬四季,辗转大连、盘锦、丹东,采访里程达13000公里,积累了12.6TB的素材,完成了四集纪录片《稻乡澎湃》。在成片的每一个镜头里,我都能想象拍摄时的艰辛;在成片的每一个镜头里,我都能感受到创作者的温度。这个浮躁的时代,这样的创作方式已是稀有。

从专业的角度讲,纪录片《稻乡澎湃》并非完美。因为客观或主观的原因,在结构、在人物刻画、在制作上都存在一些问题。但瑕不掩瑜,最可贵的是,它传承了纪录的精神。这是中外很多纪录片大师、纪录片人的毕生追求,也是纪录片创作的最高境界。

刚刚故去的纪录片前辈陈汉元说:“纪录片主要是为纪录人的行为而存在、而发展的。”好的纪录片一定要见“人”。《稻乡澎湃》虽然有着主旋律的底色,但我仍然看见了一个个鲜活的新时代农民形象。

胖胖的阿福(孙守福)是大连的水稻种植大户,有3000亩稻田,年产300万斤。阿福爱折腾,摄制组就跟着他四处“折腾”。稻田养蟹,在当地从未成功过,阿福却驱车500公里去盘锦,投入四五万元买蟹苗;回来后,蟹苗死的死,病的病,损失大半;秋收了,幸存的河蟹长得又大又肥,给阿福带来些许安慰;传说中的“稻香河蟹”粉墨登场,隔着屏幕似乎都闻到了香气;端给老爸老妈品尝,老妈来了一句“明年还接着折腾啊”,不禁让人哑然失笑。通过这些生动的细节,白描式的手法,刻画出一个充满个性的当代稻农。

回世良、李胜军本是姜农,但在2021年他们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试验袁隆平院士研发的“海水稻”。东港研究所跟袁隆平实验室接洽,同意回世良、李胜军拿出半亩地进行种植试验。院士的心愿终于达成:他生前寄来的种子,在海边扎了根,试验的结果很成功,2022年就可以大规模投产。

《稻乡澎湃》的开篇就直击人心:黄贵城村和外村的渔民为了抢夺海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这样的开场,有生活的质感,在主旋律纪录片中也是鲜见,非常独特。该片总导演说:“之所以采用这种叙事风格,是想在记录之外再多一些带有社会价值感的观察,用自己的田野调查探寻这片土地在困难面前的智慧和抉择。”

轻吟轻唱的

澎湃之情

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辽宁省广播电视协会副主席 文然

牛走虎至的岁末年初,一部有关大连农村的系列纪录片《稻乡澎湃》悄悄吸住了人们的目光。

就在这部作品推出之前的一个月,《稻乡澎湃》的发生地正因为一场疫情而成为新闻头条。同时也在这部作品拍摄之际,中国甚至全世界也都因为疫情等原因而处在发展与艰难的并行时刻。此时,《稻乡澎湃》一部从容而安静地描述大连农民生活的纪录片,为我们展示了一种力量,一种在困难的岁月里,在普通的中国人身上藏掩不住的勇敢力量。

纪录片也称为非虚构剧情片,是新闻家族的影像作品。以客观的视角去藏掩主观的态度和情感,往往是纪录片追求的艺术目标。作为一部优秀的纪录片作品,《稻乡澎湃》的编导也在刻意巧妙地藏掩着,这种藏掩也是这部作为地方宣传片通常所不易实现的艺术特质。

《稻乡澎湃》通过对农民们生活的全景和细节描述,通过轻吟轻唱,藏掩着编导们心中赞美他们的怦然心跳声。

作品没有回避农民们在生活上的艰难,没有把稻乡描绘成牧歌里的世外桃源。这里有人们为资源而发生的争吵,有他们重体力劳动后寡淡的饮食和微薄的收入,有多病老人慢慢爬上卡车劳动的艰难,有创业者投资后的忐忑不安。作品更难得的是没有回避农民们的失败和挫折。他们买来的河蟹病了,他们种的生姜赔了,他们下网捕捞获益少了。这些失败挫折成为这部农村乐曲贯穿始终的一个声部。

纪录片从来都是拍摄者情感的写真。《稻乡澎湃》的编导们并没有离开《最美大连行》的宣传主题,他们只是一直藏在摄像机的后面歌唱,歌的主题就是大连农民们的勇敢。看《稻乡澎湃》,我们先是听编导们娓娓道来,接着感受他们的轻吟轻唱,最后听到了他们藏掩不住的、对稻乡中人们生活精神的澎湃高歌。

纪录片人

要反映时代

为时代服务

著名纪录片导演 国家一级摄影师 李汝建

一部作品,当立意、主题、内容确定之后,最为关键的两点,一是视角,二是表达,它决定作品的时代价值和艺术价值,也就是说这两点需深耕细作、独辟蹊径,作品就成功一半了。整体看,《稻乡澎湃》全片似乎偏重“开始”而少了一些结果,但正因聚焦的是乡村振兴全面推进之年,一切刚刚开始,《稻乡澎湃》不仅见证“开始”,也与“开始”共舞,视角聚焦是2021一年间“开始”的那一瞬、那一幕,而非乡村振兴从开始到结束的娓娓道来。

例如开篇部分,黄贵城村人多地少,主要靠海洋捕捞为生。临近村的渔船经常到黄贵城村的海面作业,引起黄贵城村人不满,经常发生海上纠纷。主要原因是海洋渔业资源枯竭,传统的捕捞难以为继。

再例如,阿福种了3000亩水稻,为了增收,准备拿出1000亩水田养螃蟹,搞稻蟹混养,如果成功,每年除了水稻,还能增加卖蟹的收入。年初去盘锦买了2000多斤蟹苗,没想到蟹苗后来患上了“牛奶病”。后来又在当地收了一些本地野生的蟹苗,稻蟹养殖获得了成功。

又例如,李世豪在双利村头一次组织种出口生姜,但因为疫情,原来定好的国外客商没法来中国,生姜出口的海运价格飙升,国内生姜价格走低,李世豪种植的生姜赔了20多万元。

上述三段情节,由问题切入,说明乡村振兴不是一帆风顺一蹴而就的,是需要人们用智慧、勇气和胆识去面对和解决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意料之外的困难。走出困境,乡村振兴才大有希望,这正是受众期待看到的大结局。

《稻乡澎湃》在表达和欣赏之间似乎不按常理出牌,我想这是时代前行的感召力使然,是创作者心性为之钟情的真实流露,绝非创作者故意卖弄。也许这种重“开始”,轻“结果”的表达,会给人一种“意犹未尽”之感,会引发受众诸多追问。比如袁隆平“海水稻”本地试种、大小西红柿嫁接,稻田蟹减产减收后,农人的困惑与抉择等等,这些追问,正是本片引发受众去关注、去联想、去想象、去思考振兴乡村已在路上的切入点,也是它的艺术特点所在。

纪录片创作只有与时代同频共振,才会有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待中国乡村振兴取得辉煌成就的那一刻,回头再看《稻乡澎湃》里的那人那事,也许都会被定格在历史的相册里。

一部好的纪录片作品,就是要体现创作者的责任担当,一方面要反映时代,一方面还要为时代服务,不应只是狭隘地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而应该更好地满足受众的欣赏情趣。而《稻乡澎湃》实现了这一目的。它撷取辽南稻乡里面的普通人日常的普通事儿,通过视听语言呈现和表达,让受众感受到乡村振兴发展,奔向幸福生活的美好与希望,也获得了信心和力量。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最美大连行》纪录片团队已走过5年,此次《稻乡澎湃》的创作历时8个月,走过春、夏、秋、冬,辗转黄海北岸和辽西地区,行程13000多公里,拍摄足迹深入乡村、稻田、海域、滩涂。奔波劳碌对于纪录片人而言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有心甘情愿的辛苦付出,到生活中艰辛煎熬,才能收获创作的喜悦和丰硕的成果。特别是在现今媒体转型大背景下,这种为纪录片创作而执着纯粹的坚守、这种拼搏奋斗的精神就更显难能可贵。

编辑:姜贇